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中心 >> 新闻资讯 >> 西安网络推广公司:还没出考场,你就已经输了(一) >> 详细信息

西安网络推广公司:还没出考场,你就已经输了(一)

      西安网络推广公司今年是恢复高考40周年。40年来,高考制度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的世道人心。同时,高考的角色也被中国社会的变迁所改变。

  在普通中国人的眼里,高考是改变人生命运的关键机会。更为重要的是,高考是相对公平的,尚未被权力和资本过度染指。在人人平等的试卷面前,寒门子弟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而实现阶层上升。拥有这样的信念,诸如“考过高富帅,战胜官二代”“没有高考,你拼得过富二代吗?”这样的标语才显得格外有力量。

  这些标语当然击中了老百姓的心理痛点,但它们是否也切中了中国社会的现实?尤其是,在今天的中国,高考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一个普通人的命运?

  “刻画着多少美丽的诗句,可终究是一阵烟”

  中国人对高考的信念其来有自。对于恢复高考之后的最初几届大学生来说,高考着实让他们中的多数人完成了阶层上升。“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神话真实地发生在77、78、79年入学的大学毕业生身上。正如参加了78年高考的张艺谋所说,高考让他的人生再次开始。

  但时过境迁,今天的寒门子弟所面对的早已不是一个百废待兴、上层空缺急需填补的社会。如今的中国竞争激烈,阶层固化已经相当严重。

  经济学中有一个衡量社会阶层流动性的指标,叫做“代际收入弹性系数”。该系数代表的是父母和子女收入的相关程度。如果代际收入弹性系数为1,这说明子女的收入完全由其父母的收入所决定,也就是完全的“龙胜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如果为0,则说明子女的收入与父母的收入毫无关系。

  因此,代际收入弹性系数越高,子女的收入与家庭背景的关系就越大,阶层固化的现象也就越严重。根据2012年美国《总统经济报告》(Economic Report of the President),中国的代际收入弹性系数高达0.6,在所有取样调查的国家中排名第二,仅次于秘鲁(0.67)。

  即使按照2015年发表于《新兴市场金融与贸易》(Emerging Markets Finance and Trade)的最新数据,中国的代际收入弹性系数也在0.491-0.556之间,仍然高于几乎所有发达国家。

  阶级固化的加剧意味着处在社会上层的人越来越有办法让自己的孩子继续留在上层。同时,这也意味着高考越来越缺乏让穷人翻身的功效。为什么会这样呢?

  “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戏”

  现如今,参加高考已经不是中国人接受高等教育的唯一途径。越来越多的中国高中生选择绕过高考,直接去国外读大学。这意味着,高考已经失去了高等教育资源入口的垄断地位。

  美国是留学生们的首选目的地。根据美国国务院教育和文化事务局(Bureau of Educational and Culture Affairs of the U.S. Department of State)与美国国际教育研究所(IIE)联合发布的《2016年门户开放报告》(Open Doors Report 2016),中国在2015-2016学年继续蝉联美国最大的留学生生源地,留学生总人数达到328547人。其中本科生入学人数达到135629人,比2014-2015学年增长了8.9%,并首次超过研究生入学人数。

  与此相应,国内各类高中国际班或者国际学校的数量也出现了井喷式的增长。所谓高中国际班或者国际学校,采用的是不同于普通高中的课程体系,完全是为申请国外的大学做准备。

  根据“中国教育在线”的统计数据,在2011-2013年间,国内每年新增审批各类高中国际班数量超过50个。截止2015年,全国高中阶段的国际班项目已经达到422个。以北京为例,近四年公立高中国际班的招生人数一直保持20%以上的增长率(这可以部分地解释为什么北京近年来的高考报名人数在逐年下降)。而在上海,已经有超过一半的示范性高中开设了国际班。

  然而,国外优质的高等教育资源根本就不是为寒门子弟所准备的。

  形形色色的高中国际班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学费高昂。据统计,北京市公立高中国际班的平均学费每年约为8.65万元,是普通高中每年学费的100多倍。此外,英美大学的学费也普遍高于国内的大学(美国四年制大学平均每年学费超过5万人民币,英国则接近9万)。再加上发达国家偏高的生活成本,这些显然不是生活在社会下层的老百姓可以负担得起的。

  当寒门子弟终于鼓足气力想要和富二代们在高考的战场上一决高下时,却发现对手早就买好了出国的机票,根本没有出现在战场上。富二代想要获得优质的高等教育资源,根本没有必要通过高考。

  事实上,近年来出国留学呈现出低龄化的趋势。相比本科生,中国在美国就读中小学的留学生人数增长得更为迅猛,从2004-2014十年增长了62倍。根据《中国日报》的报道,截止2015年11月,在美就读中小学的中国学生已达34578人,占全美该阶段国际学生总数的52%,位居第一。难怪参加《爸爸去哪儿》的娱乐明星们早早地就把孩子送进国际幼儿园,接受英文教育。他们一开始就没打算让自己的孩子陷入高考的竞争。

  如果能否接受好的教育是一个人日后成功与否的重要因素的话,那么,高考对于这个因素的决定权正被逐渐削弱。结果是,只能依靠高考来改变命运的寒门子弟日后会更加难以成功。

  1975年11月《红旗》杂志登载了一篇题为《请看苏修的一种新行业》的文章。文章指出,苏联社会中新出现了“私人授课”、“代人考试”、“论文出售”等行业,“苏联的资产阶级新贵们”依靠这些行业把自己的爵位和俸禄传给下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