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中心 >> 新闻资讯 >> 西安网络推广公司:Snap为何容易被做空? >> 详细信息

西安网络推广公司:Snap为何容易被做空?

  西安网络推广公司近日,有国外媒体报道称,随着越来越多交易员卖空,Snap可能会成为全年遭做空力度最大的科技公司。与此同时,知名做空机构浑水也将下一个做空目标对准了Snap。那么问题来了,上市被业内看好且股价暴涨的Snap,为何如此容易成为被做空的目标?

  众所周知,但凡有社交属性的产品或者服务基本上都回避不了Facebook的存在。尽管Snap在其IPO文件中称自己是“相机”公司(在其IPO招股书中出现了79次),以期回避上市之后业内将其与Facebook作比较,但不幸的是,业内还是更多将其与Facebook联系了起来。更不幸的是,这种联系竟然与Snap产品的创新与特性本身密切相关。即Facebook模仿也好,抄袭也罢,Snap目前的诸多核心功能,目前在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Messenger上均已经具备。

  例如今年年初,Instagram添加了一项名为Stories的新功能,它允许用户添加多张照片和视频,创建特定主题的精选集,这项功能实际上是抄袭Snap的同名功能。而据Instagram透露,每天有超过2亿用户使用它的Stories功能,这个数字甚至超过了Snap的全部用户数量1.61亿。

  由此看,虽然Snap通过照片视频进行社交分享的模式、“阅后即焚”的技术、以及其使用的滤镜十分具有创意,但这些技术并非不可突破和复制。也就是说,支撑Snap核心产品和创新的门槛并不高,尤其是被Facebook盯上,因其拥有庞大的用户基数,一旦将功能模仿广而推之,势必对Snap的用户规模的增长产生影响。其实,这种效应已经开始显现。据移动应用人气跟踪公司SensorTower的统计数据显示,在过去两个月中,Snap应用程序的下载量下跌了22%。相比之下,Facebook旗下的照片分享应用Instagram的下载量同比出现了增长。

  据Snap在IPO文件中称,其DAU增长率已经从2014年12月的92%,降至2016年12月的46%。而到了今年的第一季度,其增速更是降低到了36.1%。业内预计,如果Snap无法在相当长时间内维持40%左右的增长率,其巨大的市值很可能面临崩塌。这里,也许有人会称,尽管用户数增长减缓,但毕竟还是在增长,而且不排除未来Snap通过功能的创新吸引用户的加入。

  若抛开功能创新极易被模仿的问题,仅从目前看,Snap用户数的增长已经导致了其成本的上升,即在Snap上存有用户数增长与成本增加的矛盾。成本主要是支付给谷歌Google Cloud和亚马逊AWS的云服务费用,而预计未来五年它需要向谷歌支付至少20亿美元的费用。另外,Snap虽然拥有1.58亿用户,但在每位用户身上赚取的利润均是负数,而这还没有计入支付给员工的工资、租赁办公室的费用或任何其它费用。

  对此,有分析认为,虽然Snap并不是惟一一款依赖于谷歌Google Cloud和亚马逊AWS云服务的科技公司,但历史已经表明,这种战略在短期内能够节省资本支出成本,但它在长期内却无法奏效,且无法增加公司的账面价值,也让公司无法通过折损获得税收优惠。与之相比,Facebook拥有自己的数据中心,因此此项费用近乎恒定,而Snap的成本却比较弹性,可能会随着用户数和营收的增长而大幅飙升。

  这里同样有人会称,既然成本高企,那Snap能否通过提升ARPU(平均每用户营收)的方法来弥补成本的支出呢?Facebook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尽管2016年第四季度该公司每用户成本同比增长了7.4%,但其每用户营收同比增长了27.5%,这一差距促使该公司全年利润达到102亿美元。

  目前Snap的主要营收来源依然是广告,但不同于Facebook基于人群属性的广告分发模式(精确地区分用户,然后将这些信息提供给广告主),Snap的创始人斯皮格尔本人非常反感对用户做数据挖掘、贴标签、对点击计算和信息流进行优化处理的商业模式,这使得其大部分广告业务难以量化最终规模。

  更为矛盾的是,广告主对于效果的需求与Snap用户的隐私保护相矛盾,即用户之所以选择Snap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们可以放心地把私密的照片/视频发布出来,因为这些信息被看过后将消失并不留痕迹,一旦同样需要焚烧掉的广告可以保留信息势必将影响到用户对Snap的信任。至少目前来看,Snap可能无法很好地支持广告这种盈利模式。

  既生瑜何生,尽管Snap没有将Facebook作为直接的对手,甚至在IPO招股书中可以回避,但无奈的是,Facebook还是主动将其列为了对手(与此前并购Snap不成有很大关系),甚至是威胁,并且通过对其核心产品创新的模仿大幅降低了其存在的价值和提升了获取新用户的难度。同时,又让Snap暴露出了与自身相比在用户数与成本之间、盈利模式与产品属性之间短期内难以调和的矛盾,而这些均是其容易被做空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