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中心 >> 新闻资讯 >> 西安网络推广公司:共享单车,如何告别垃圾山?(一) >> 详细信息

西安网络推广公司:共享单车,如何告别垃圾山?(一)

      西安网络推广公司共享单车改变了出行方式,可偶遇的坏车、成堆的报废单车“垃圾山”非常扎眼,让人担忧。

  少有人知的更大隐患则是,据中国自行车协会官网报道,2016年,近20家品牌投放了约200万辆共享单车,而2017年预计投放总量极可能接近2000万辆。这些自行车报废之后,会产生近30万吨废金属,相当于5艘航空母舰结构钢的重量。

  在五彩缤纷的外壳之下,一辆自行车由25个部件和150个零部件组成:坐垫、框架、车轮、链条、电子锁……进一步的,这些部件属于金属、橡胶、塑料……可全车最有回收价值的车架——钢铁或铝合金制品,被回收行业内人士吐槽价格比纸还低而不愿回收。

  待完善的维保体系、三年的使用年限、低廉的回收价格……对于自带环保光环的共享单车企业而言,风口之下除了攻城略地,还需在运维和回收体系上破题。  共享单车被称为“国民素质的镜子”,毁坏单车的照片和帖子广为流传,共享单车公司显然也在加大维修力度,南方周末发现,在北京和广州,很多市民提到的废旧单车堆放点已经消失了。

  共享单车的维修点也并不好找。2017年5月26日,南方周末在广州市海珠区一座天桥下的小路尽头找到了一个占地面积一百来平米的厂房。

  这是一处ofo小黄车的维修点。一位维修师傅说:“还没有报废的车,我们这里都可以修好。”厂房门口停放着二三十辆维修好的单车,厂房里有两位工作人员维修车胎和轴承,两位维修链条,一位负责为修理好的车登记,还有1名辅助其他人工作。

  厂房的最深处,还有约二十辆看上去外形完好的小黄车。“这些是要进场大修的。”

  2017年5月,北京市统计局发布的“北京居民使用共享单车的调查”显示,车辆破损最突出,有72.2%被访者遇到过此种情形,主要表现在刹车失灵、车胎没气、掉链子、车把或坐垫损坏。

  共享单车的手机软件上有坏车报修的按钮,南方周末曾见过大批张贴了三角形“待维修!”标志的ofo小黄车,排列整齐,等待运走。

  在这个ofo的维修点里,半小时内,分别有一辆调度小卡车和两辆面包车开了进来,小卡车放下了约20辆坏车,面包车运来了10辆坏车,运走了入口的10辆修好的车。

  目前,摩拜与ofo是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两家企业,南方周末就毁坏比例、维修数量、维修点布局等问题致电两家企业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师傅是从什么行业转业而来?工资怎样?公司平时怎么管理?对于这些问题,维修点的师傅也都讳莫如深。上述ofo的维修师傅说,每人每天能修好约三十辆车,这个维修点已经运行了约2个月。

  南方周末找到的摩拜单车维修点更为偏远,位于广州天河区一个远离商业中心的村落。维修点停着约两千辆待维修的摩拜单车,有的是整车,有的已经拆成了钢圈、轮胎。一位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这个维修点算小的,也才刚运行一个月。”

  工厂的入口处,8名维修师傅低头忙着修车,厂房里光线较暗,他们都靠着门口工作,身后是一大片橙色车海。

  在维修点的办公室里,一块白板上写着,“目标一天维修1000辆”。目前,这里的修车师傅一天还只能完成几百辆次的维修。

  打气、上油、清洁、维修……自由停放的共享单车也需要专人定期维护。

  2017年3月23日,上海自行车行业协会制定了中国首个自行车行业团体标准《共享自行车服务规范》(以下简称《规范》),对共享单车的维保人员比例提出了要求:有桩公共自行车维保人员比例为1%,新兴的共享单车则是0.5%。

  针对目前的维保人员数目,摩拜和ofo并未回复南方周末。但在上述摩拜维修点门口墙上,贴着醒目的“千里达集团公司摩拜单车售后维修部”招聘启事:“特殊情况晚上或周末需加班,月休4天,需轮休,包吃住。需出差到其他城市工作……试用期满后3000-4500元,超出业务量算提成。”

  在共享单车出现之前,全国推行公共自行车的城市比比皆是,荒废在路边的自行车也有不少。这其中,运营了9年之久的杭州“小红车”在维保体系上已有先行经验。

  “小红车的维保人员比例约为1.17%。”杭州公共自行车交通服务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吴国雄告诉南方周末。小红车的维保系统共约七百人,其中维修师傅150人,自行车调运车38辆,搬运工和司机组成的调运班组一百多名,另外还有四百多名服务人员负责每日巡检、保养单车和客服等日常运维工作。每位服务人员每天都有保养指标,需要清洁车身、上油、为轮胎充气。

  “现在杭州主城区有56300辆自行车,维修保养率每年都在100万辆次以上,相当于每辆车每年可以保养维修20次以上。”吴国雄说。

  和自由停放的共享单车不同,小红车需有桩停靠,可控性更强。但即使如此,小红车在维保方面也要投入不少精力。

  据吴国雄介绍,杭州的公共自行车服务点有2800多个,通过对距离的数据分析,选出了30个服务点作维修站点。对于经常损坏的零件,每辆自行车都有自己的芯片,记录了保养的日期、零件更换的情况,运维人员可以通过手机的智能终端排查。

  如此运作需要大量成本。据媒体对杭州公共自行车的分析报道,平摊到杭州市八万多辆公共自行车上,每辆自行车的运维成本约为1000元——这甚至高于一辆新车的成本,吴国雄告诉南方周末,杭州公共自行车的新车价约为740元。对于运维成本比新车还贵的现象,吴国雄认为,公共单车运营方应该优先考虑保养,以确保使用安全。

  坏了的单车只需要维保,更大的难题则是报废单车的回收。

  《规范》要求共享自行车连续使用3年即强制报废,北京、杭州也将报废年限设置为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