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资讯中心 >> 新闻资讯 >> 西安网络推广公司:《亿万》与《欢乐颂2》,差异在哪儿 >> 详细信息

西安网络推广公司:《亿万》与《欢乐颂2》,差异在哪儿

  西安网络推广公司作为一部电视剧,最重要的是受众群体。受众的群体当然是越多越好,这样电视剧的收视率会很高,也理所当然会成为一部成功的电视剧。所以在不同的时代,我们都会看到反应当时社会文化的电视剧。小时候我们接受的娱乐文化比较匮乏,当时最火的都是金庸武侠剧,而那个年代的学生,上课时都会在课桌下面看武侠小说。再到后来各种各样的抗日剧,宫廷剧起来。然后是移动互联网起来,各种各样的网剧兴起,包括红极一时的《屌丝男士》等。

  今天从中国整体娱乐的主要受众人群看,都是一些二三四线城市人群。他们占据了中国人口80%以上,也是今天移动互联网的主要用户。如果我们看过去几年用户增速最快的几个互联网应用:今日头条,微博,陌陌,快手等,都是去切入二三四线城市的这批人群,大量的娱乐类互联网应用也在做渠道下沉。

  我们看到微博今天二三四线城市的用户占比超过了80%,而几年前他们不到50%。陌陌,快手,今日头条的用户也是这些人群为主。许多人无法理解为啥今日头条的用户时长接近微信了,不理解微博,陌陌业绩增长那么快。因为一线城市的金融从业人员,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样本。我们几乎没人使用微博,陌陌和头条,更不会上快手,但是每天使用微信的时间超过2个小时。

  所以,从受众人群的角度看,中国的娱乐节目还是以长尾用户为主。《欢乐颂2》肯定不是给金融专业人士看的,是给二三四线城市人群看的。对于他们这群人来说,会很好奇一线城市白领精英是做什么的,生活状态怎么样。所以欢乐颂就试图将这种内容以容易被接受,而且娱乐化的方式展现给他们。对应的,我曾经发现另一个有趣现象。就是春节的时候许多一线城市白领在微博上放全世界旅游照片,而二三四线城市的人光看他们旅游的照片就觉得很好玩。

  对比下来,《亿万》这部美剧在一开始就将受众人群定位于金融专业人士,里面的每一笔交易,每一个人物场景都是来自于真实的金融案例。甚至整个故事都是基于华尔街大鳄Steve Cohen的SAC内幕交易为原型。这让《亿万》从内容制作,拍摄,到演员的表演,人物性格的刻画都让我们这些金融从业人员拍案叫绝,回味无穷。许多集《亿万》我自己都要看两遍,里面有许多非常深刻的台词。同样的场景,在《西部世界》也出现过,其中最后一集我看了三遍。

  所以,不同受众群体的定位,从一开始就让《亿万》和《欢乐颂2》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产物。其实我们已经发现所有的娱乐、互联网应用,一旦要抓大众消费群体,最终结果就是内容必须下沉,变得简单粗暴。

  另一个差异还是中美电视剧商业模式的不同。在美国已经形成了成熟的内容付费模式,无论是Netflix,还是HBO,Showtime都是内容订阅的。

  之前彬元资本邱梦晨曾经分析过,一旦平台提供的内容达到了一个阈值之后,绝大多数人都会愿意购买会员服务,最终理论上在线流媒体平台的付费会员数量将会等同于总家庭户数。美国的付费模式,已经成为每个家庭非常普遍的一个情况。这也导致渠道方努力打造更加精品的内容来留存以及获取用户。

  今天,Netflix吸引一万新用户所需的新增内容投入,从2012年的9万美元增加到了2016年的121万美元。和内容投入扩大成反比的却是Netflix提供的内容数量在减少。电影从2014年的1609部下降到了2016年的1197部。

  Showtime打造的《亿万》,Netflix最近播放的《纸牌屋》,HBO马上又要出来的《权力的游戏》,这些都是投资巨大的电视剧。平台推出这些精品内容就是为了保留现有用户,保持他们持续付费的习惯。今天你还很难用经济模型去测算到底《纸牌屋》系列给Netflix带来多少收益,《权力的游戏》系列给HBO的回报又是多少。在一个内容付费的商业模式下,电视剧的制作趋势是越来越精良。

  而在中国,虽然视频付费已经起来,但付费用户数量远远没有过临界点,导致渠道商不能单一靠付费用户活下去,内容制造商也必须通过广告手段来确保电视剧的盈利。中国三大视频网站的会员订阅收入都是低于30%,只能依靠伤害用户体验的贴片广告来维持。所以几年前有人创新地将广告植入到电视剧中,这样不会太伤害用户体验。但是大量植入的广告,必然会影响一部分故事情节。这就是目前《欢乐颂2》的一部分收入模式,片中我们会看到大量的植入广告。

  但是从商业化和受众群体的角度看,《欢乐颂2》已经是国内这几年最成功的电视剧之一了。